返回小说:医品宗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十九章 我信不过你!(1)

    冒犯?

    江妙语有些不明所以。* w

    看到方丘下面的动作,她才不禁恍然,同时疼的有些发白的脸色飞过一片羞红。

    这是第一次有男生摸她的脚……

    方丘把左手放到江妙语左脚上面,右手放在右脚上面,轻轻触碰着。

    绝对手感!

    他要用自己的绝对手感,明晰江妙语的脚到底损伤到了那里,这样才有有针对性的办法。

    随着手指不断触碰。

    一只左脚,一只右脚,两幅画面出现在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之中。

    血管、肌肉、筋骨若隐若现!

    “你干什么?谁让你动的!”

    一个愤怒的声音这时突然响起。

    李清石回来了!

    他扒开人群,愤怒的走向前方对着方丘质问道:“我走之前说了谁都不准动!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方丘抬头看了一眼愤怒的李清石,没有理会。

    这一下彻底把李清石给激怒了。

    伸手一把就要把方丘推开。

    可手刚碰到方丘的肩膀,还没来得及推,就感觉肩膀消失了一般,一下推空了。

    李清石咬着牙不信邪,连续推了几次,每次都推空了。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很是疑惑。

    这是干啥呢?

    推空气玩呢?

    方丘心中冷冷一笑,刚才只是在对方马上要推到的时候侧了一下肩膀,让对方劲道推空。

    若是一个普通人都能碰到他,他宗师境白炼了!

    “先别在这吵,伤者要紧,我先看看怎么回事?”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李清石回过神来,赶紧让开一个位置,指着一个三十五岁左右面容俊朗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我们学校附属医院骨科的主任医师,沈老师。”

    骨科,沈淳,沈老师!

    周围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禁失声“啊”了一声。

    一入校,他们就各自听到自己助理班主任讲学校里的几大牛人。

    其中一个就是骨科的沈淳沈老师。

    别看他只是讲师,不是副教授或者教授,但其骨科水平绝对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人。

    这是公认的!

    据说病人的感谢锦旗都挂满了骨科门诊里,但这么牛的人为啥连副教授都没评上,还只是一个讲师。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内幕,助理班主任们就没说了。

    “我刚才在外面打电话请人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散步的沈老师,一听有人受伤了,热心的沈老师立刻赶过来了。”

    李清石解释了一下沈老师为什么出现在这,然后对沈淳说道:“沈老师,麻烦您了。”

    沈老师笑了笑,摇摇头。

    “这位同学,请你让开一下。”

    李清石对着方丘冷冷的说道。

    方丘站起身来,走到一侧。

    他已经检查完毕了,江妙语的脚的伤情他一清二楚。

    不仅韧带拉伤了,踝骨轻度错位。

    如何治疗,他了然于心。

    他站起来让开是想看一下骨科专业的判断是否和他一样,印证一下绝对手感的准确性。

    沈大夫检查了一下,说道:“没事,只是简单地崴伤,韧带拉伤了,脚踝骨有点错位,我给你正过来,然后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方丘点点头。

    果然和自己的判断一样。

    看来绝对手感所形成的画面很精准。

    “我现在给你治疗”

    说着,一只手托着江妙语右脚脚踝,一只手放到掌面上就要治疗。

    刚要动,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左手臂上。

    他感觉手臂就像是被一双大钳子钳住了一般,动不了分毫。

    好大的力气!

    沈大夫震惊的看向手的主人方丘,神情中略带疑惑和询问。

    “我信不过你!”

    方丘目光清冷看向沈大夫。

    哗!

    全场哗然!

    我信不过你!

    方丘竟然为了江妙语直接质疑一个三甲医院的骨科专家!

    这是何等的魄力!

    又是何等的无知和无畏!

    竟然敢质疑沈淳沈老师!

    他们佩服方丘的勇气的同时也觉得他现在有点无理取闹了。

    “方丘!你干什么!别挡着沈大夫治疗,你这是要让妙语继续痛苦吗?松手!”

    李清石说着立刻伸手去拉方丘的手臂。

    可是任由他如何用力,依旧无法动方丘分毫!

    “给我松手!”

    使出吃奶的劲,脸憋得通红,仍然不能动分毫。

    看的周围人见此情形,诧异不已。

    江妙语也极度惊诧的望着方丘。

    她也完全没想到方丘会说出刚才那这句话。

    他为什么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要质疑一个骨科专家?

    她现在觉得心有些乱。

    沈大夫惊讶的看着望着方丘,没想到竟然有人阻止自己治疗

    他看病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这么直白说,“我信不过你”。

    还是一个大一新生。

    这个情况让他不由的哑然失笑。

    “这位同学,我是咱们学校附属医院的骨科大夫,以后可能也是你们的骨科上课老师,我的专业技能你不需要怀疑。”

    沈大夫决定和眼前这个同学讲一下道理。

    “而且现在周围也没有其医生,所以最好还是我来,这位同学,眼前这位女同学正在承受痛苦,你先放手让我治疗如何?”

    方丘却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不信眼前的专家。

    从刚才对方的摸骨的手法以及判断结果上他知道对方一定是一个骨科专家,但是他清楚的知道。

    对方有可能治好,但他却自信自己可以百分之一百的把错位正位。

    在这种情况下,他信不过任何人,只相信自己!

    “这位同学,你这样就没道理了,你不让治疗,那你让谁治疗呢?难道让这位如花似玉的女同学承受痛苦,你忍心吗?”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