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大宋皇家发行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4章:鬼门关(上)(1)

康定二年,正月十六,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冲击向赵昕幼小的身躯,高烧不退,骇人无比。

    宫中各大医官随之被紧急召集而来。

    前一日,正月十五,宣德门。

    北宋汴京皇城最壮观的城门是正南的宣德门。宣德楼是一座雄伟的门楼建筑,上层两边有朵楼,屋顶上覆有灿烂的琉璃瓦。这座门楼的五座大门上了红漆、装饰有金钉,砖墙上则雕镂着龙、凤、云彩,栋梁上也都有雕刻或彩绘。

    宣德门是皇帝内宫与开封城民众、甚至于整个宋帝国之间的标志性分界线。皇帝利用宣德楼的象征意义,定期出现在城楼上,以示对臣民的关心。

    每年正月元宵节,皇城对面的御街就变成一个庆祝节日的场所,皇帝与一些宗室成员会来到宣德楼,在城楼的二层观看表演。

    作为宫中少有与民同乐的机会,原本是个开心快乐的日子,赵祯也想着带赵昕来城墙之上接触百姓,所以,在康定二年的这个元宵节,赵昕被母亲苗氏抱着,也来到了宣德门。

    身边还有一个粉粉嫩嫩的小萝莉,只比赵昕大两岁,是他同父同母的姐姐,也是赵祯的大女儿,被苗氏用一只手牵着,一蹦一跳地上楼。

    赵昕并不知道这个便宜姐姐全名是什么,只是家人间称“柔柔”。

    和所有姐姐一样,柔柔喜欢逗弄赵昕,而赵昕最好的应对办法便是哭,让苗氏过来赶走她,只是并不是一直有用,比如苗氏不在的时候就没有用,当然那个时候赵昕也不会哭。

    柔柔很开心,因为能够出来玩了,而赵昕内心其实也很激动,好不容易能够见到外间景象,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皇城外的世界。

    在高高的皇城城墙上俯视,视野最佳。下方灯火绚烂,有狮虎搏斗之灯,有陆行宝船,亦有云宫走马。形形色色,不一而言,光耀四野,整个汴京仿佛光之国度一般。

    赵祯的到来,无疑是将气氛推到了最高点,四方山呼万岁,一番繁琐的礼仪后,才正式开场。

    下面人头攒动,好似蚂蚁一般,昂着头,希冀看上天家一面,也算是三生有幸。

    或许前世都是平民百姓的缘故,对于这样的场景,赵昕非常不适应。

    正好一阵冷风袭来,赵昕下意识地在苗氏怀中缩了一缩,希望躲过其他人的目光。在如此盛大壮观的环境之中,赵昕只觉得如此地陌生与迷茫。

    而苗氏似乎是觉得赵昕睡意已萌,将襁褓裹得更紧了一些,用身子挡住四方照射而来的光芒,右手轻轻拍打赵昕的背部,口中呢喃,哄着赵昕入睡。

    毕竟天家盛事,与民同乐,不可能提早离去。礼仪便是繁琐,若无要事,也不得提早离去。

    具体的表演赵昕已然回忆不了几分,但是最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结束前的撒铜钱,主要是被过于嘈杂的声音惊醒了。

    撒铜钱,这是历年通例,作为天子的仁慈与恩赐。

    只是,这场恩赐往往会成为一场灾难,没有防护措施,在城下的百姓为了争夺高空之中落下的铜钱,男男女女会争得头破血流,偌大的队伍,好似水中浮萍,起伏摇曳。

    有人摔倒了,有人在哭泣,有人在呻吟,有人渐渐失去了声息,在夜色的辉映下,踩踏与死亡,也不再刺眼,嘈杂的声音淹没了微弱的呼救声。

    城墙上的人笑嘻嘻地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只要是看不见的存在,听不见的声音,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赵昕不知道那一个晚上自己是怎样坚持下来的,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在那之后,原有的世界观崩溃瓦解了,与这个世界愈发隔阂。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